【征文】分崩离析(萨拉查和戈德里克)

–每个人有的一个世界,或是广袤如同宇宙,或是狭小如同尘埃,它们在毁灭面前是不是一样都渺小至极;每个人都有的一段情谊,或是深挚似海洋,或是薄浅似水湾,在对于不同人来说的极境之中它们是不是一样都会分崩离析。

霍格沃兹刚刚开始对外招生时,这把剑就挂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没有入鞘,明晃晃的剑锋亮在外面,似乎在夜晚也仍闪着银光。

戈德里克在公共休息室单独给他的孩子们上课时,他们最喜欢谈论的话题就是那把剑,他们想摸摸它,想举起它,他们请求戈德里克去掉剑上的魔法。

“哈!”戈德里克立马站起来,换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跟我比!我的力气可大呢!”

和平年代的骑士似乎除了唱颂歌和祈祷以外没什么可干的了,巫师在那个时候还不是个被避开的单词,可戈德里克却清楚的直到哪些词是被避讳的。

有的时候,戈德里克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跟萨拉查吵起来,门第之间似乎成了永恒的话题,但戈德里克清楚极了萨拉查的固执,也清楚极了自己无法改变他的偏见。

每次争执给戈德里克带来无尽的烦恼,但是不知不觉地,在糙如乱麻的层层忧虑之下,就藏了几缕极浅极浅的欣喜。

戈德里克好像说了很久,萨拉查紧抿着唇,才带着讥讽挤出一句,“我并不欠他们的。”

萨拉查并没有说话,戈德里克顿了顿,深吸气后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究竟要伪装到什么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么!什么都要反对,什么都要拒绝,可结果呢?教我和赫尔加的学生你也教了,下层的孩子也走进学校了,说不很有意思么?你从来就不承认你自己在想什么!”

“就像!”戈德里克猛地又提高了音量,打断了萨拉查。那一瞬间,没有思考,就那么不加掩饰地脱口而出了,“就像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你也明明就喜欢我,你为什么就不肯承认呢?!”

好似整个城堡都要炸裂的一声巨响,戈德里克被狠狠地甩了出去,任谁也没法看清萨拉查是怎么抽出魔杖的。戈德里克从被他撞翻的桌子上爬起来,那根魔杖就竖在他鼻子跟前了。

萨拉查似乎从未如斯愤怒过,举着魔杖的手因为太过用力甚至在微微颤抖,戈德里克反倒平静下来了,盯着那对有些缩小的瞳孔。

“格兰芬多,”萨拉查的话说到了一半就不再继续,他最终收起了魔杖,转身就走。

罗伊纳终日着黑,有一段时间甚至不愿卸下裹了三层的头纱,不愿露出一丝茶金色的鬈发。她突然开始明显地偏向戈德里克的想法,似乎每年多教几十个学生就能挽回她亏欠了太多的女儿一般。

萨拉查大概马上就会妥协了吧,他想。至少不会在大家面前那样直白地反驳他们。萨拉查开始避免与戈德里克的争吵,戈德里克更安心了,萨拉查终于理解他了。

戈德里克跟着站了起来,这是在霍格沃兹的礼堂,他看着萨拉查,带着似乎不容打击的执着。

戈德里克觉得萨拉查会愤怒,会像上次一样给他一个恶咒,可萨拉查没有,他在一开始的激动后很快就平复了,他看着戈德里克,又露出了那种可怕的情绪。

他眼中的情绪又开始变化,似怜悯,似可悲,他当着在礼堂的所有学生,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从未想过,我的朋友竟是这样一个可耻的人。”

他抽出了魔杖,长桌上的学生被吓出一阵低低的惊呼,魔杖指着戈德里克,戈德里克愣住了。

魔法决斗,整个岛上没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对手,可若仅论驭马比剑,又有谁比得过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决斗的结果是毫无疑问的,戈德里克戈德里克利用他的技巧仅仅打掉了萨拉查手中的剑。

戈德里克不解,随着年岁渐长他愈发不解,他不明白,不过是观点的不一,萨拉查为什么会离开。

可萨拉查走后,他鲜少有时间独自思考了,霍格沃兹的事务一件接一件,几乎要把他压垮了。

罗伊纳在萨拉查离去两年后去世,赫尔加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双眼布满的血丝从此再也没能褪下去,所有的事情更是全都落在了戈德里克身上。

戈德里克在那些给霍格沃兹帮助的人中,找到了不少萨拉查或罗伊纳曾经的学生。

“您现在还会饮酒么?”有一次一个学生偶然问道,戈德里克记得他,他几乎是当时的那一届中最优秀的了。

“啊,是么,”他也显得很惊讶,“不过也好,”他说,“有的时候它真的会让我们失去对自己的控制。”

他停了停,很快接着说了下去,“就像那次,在礼堂里……不过后来斯莱特林先生就给我们解释了,你现在不再碰酒可真是太好了。”

等到所有谈话都结束,戈德里克突然又想起了萨拉查,他想起了那双冷冰冰的眼睛,里面的那种情绪一点一点地爬上了他的脊梁骨,带起一阵震悚。

他被那种可怕的情绪淹没了,激烈的,滚烫的,是裹着冰块的沸水,从他的脑海中冲进他的四肢百骸,带来撕裂般的剧痛后徒余一片冰凉。

异教徒人数众多,我似乎势单力薄。改自叙事长诗《罗兰之歌》,原文为“异教徒人数众多,我们法兰西人似乎势单力薄。”

中世纪时期,同性恋不仅是可耻的、不被接受的,更是一种罪恶,而萨拉查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么说吧,如果戈德里克是同性恋这件事被传出去,霍格沃兹可能一夜之间就垮了。

决斗那件事,萨拉查本想要求魔法决斗,但戈德里克行了骑士礼,就是说,用普通人的方式决斗,而不接受决斗又是很……的一件事,所以萨拉查可以说是被坑了一把,后来戈德里克把他的剑打掉却没有伤到他,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就是戈德里克觉得没啥。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