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的发音问题

上海有一出名叫《我的绅士男友》的小剧场话剧,在这出戏里,有一个男性“时尚专家”的角色,扮演“时尚专家”的演员,在排练时,吃足了苦头。面对满纸充盈了各种奢侈品品牌名称的剧本,他竟然为无法正确发音,而异常苦恼。

发音不正确,将是这个“品位绅士”一角是否具有说服力的硬伤。更要命的是,他必须言语自信且略带轻蔑地在戏里用标准的法语强调:“是Jean Georges,不是‘煎烧鸡!”

发家致富的财富新贵们连标准普通话都未必讲得圆满,何况是发音古怪的奢侈品名。他们可以指着LV言“埃喽维”,指着Gucci言“古西”,或者指着Jean Georges言“煎烧鸡”。并不是所有奢侈品都拥有像“香奈尔”或是“万宝龙”这样隽永的中文译名。而偏好前卫时装品牌的创意人,算是学历显赫了,却也未必逃得出“语言危机”。

他们也许精通英语,会说几句法语,却仍然无法正确发音那些比利时设计师的名字,比如Ann Demeulemeester,或是Dries Van Noton,毕竟比利时法兰德斯语(Flanders)对全世界的时装人士都是个大挑战。而来自日本、德国、俄罗斯、希腊、北欧诸国的设计师也越来越活跃……对于中国的精英阶层来讲,无法正确发音奢侈品,就好像是破了功,品位再好,也要在言语传播的一瞬间,彻底失去了说服力。

其实,这世上没人能够正确发音所有奢侈品牌的名称。欧美时装人士照样按照英语的发音习惯去传播来自小语种国家的设计师。而占全世界奢侈品消费总量达41%的日本,更是习惯用平假名来取代一切英文字母,而且发音古怪。比如他们将Chloe说成“克露埃”,将Chanel说成“香奈露”,并不以此为耻。“语言危机”实在是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

诚然,正确发音,是对一个拥有特殊历史与文化的奢侈品品牌的尊重,然而却和好品位并无要紧的关系。前阵子,为Joyce上海店开幕剪彩的比利时设计师Ann Demeulemeester坦言,无论走到何地,人们都按照本地的发音习惯来念她的名字,其结果千奇百怪。但她本人丝毫没有“得不到尊重”的失落,她笑着说:“我可以教你如何正确地用法兰德斯语来发音,但别太当回事了。”

多年前,纳奥米?克莱因的名作《无标识》(No Logo)曾指出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下,人们更多的是消费“标识”,而不是产品本身。依靠品牌附加值攫取高额利润的奢侈品,更是深谙此理,品牌经理们,无论身处伦敦、纽约、东京、香港,还是上海,都坚定乃至苛刻地维护着品牌标识的全球统一标准,从用色、拼写、字体,一分一毫都错不得,却让“正确发音”逍遥标准之外。这起很少有人关注的“越狱”事件,至少证明了全球并未真正实现一体化。

中国的精英阶层对于奢侈品品牌发音,超越了其他发达国家的执着,其实更显示了他们对“全球一体化”的谄媚态度,或是对自身文化的不自信。梦想登上巴黎时装舞台的中国设计师们,可能也不会在乎“专家”是否正确发音了他们的名字,或是索性直接取个洋名,让舌尖的传播更为顺畅。

话剧里的“品位绅士”大可不必如此执着于发音问题,因为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正确发音Prada.请在发“r”音的时候,让舌头以高频率在口腔里颤动起来。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