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的旁氏骗局以赠送巨额遗产为名引得受害者被骗

案情回顾: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相比其他贫困的非洲各国,广袤无垠的地域以及丰富的石油矿产资源使得尼日利亚相对比较富裕。可是这个富裕国家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矛盾。

由于尼日利亚的政府部门存在严重的贪污问题,还有它周边的国家连年内战,紧张的局势导致尼日利亚的很多富豪都希望通过第三者将自己的资产转移出去,以此保障他们的财产安全。这种现象的存在让一些国际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开始假借转移财产进行诈骗活动,致使很多人都栽了跟头。

这种骗局因为起源于尼日利亚,所以得名“尼日利亚骗局”。一般来说,利用尼日利亚骗局进行诈骗的罪犯会采取如下诈骗方式:他们会给受害者发邮件,告知受害者某位富豪需要将自己的钱财转移出去,希望借他的银行账号用一下,作为回报,富豪会给对方一笔数额不菲的馈赠。有一些贪图便宜的人在看到数额不菲的馈赠时,往往会动摇,答应对方的请求。

这个时候骗子就会竭尽所能地取得对方的信任,在取得对方的信任之后,骗子会编出各种理由收取存取款的手续费或者其他费用。一旦行骗成功,这些骗子立马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随转移财产的诈骗方式之后,尼日利亚骗局又衍生出其他几种诈骗的方式,比如假美金骗局、虚假遗产骗局等。有时候,诈骗分子会在一起诈骗行动中综合用到几种诈骗模式。假美金骗局是指一批尼日利亚诈骗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尤其是在经济刚刚起飞的东亚地区的酒店中,寻找自己的猎物。

他们通常会告知受骗者,自己身上的美金已经用完,但是还有一批有待处理的美金。骗子所说的这批有待处理的美金是指他们从尼日利亚非法转移的财产,为了避过海关的检查,他们在这些美金上涂了特制的黑油。

为了赢得受骗者的信任,骗子还会拿出一两张经过特别处理的美金做示范,以此证明自己没有说假话。等到受骗者信任他们之后,骗子就会提出自己的要求,即愿意以一个较低的汇率来兑换这批特殊的“美金”,很多存在贪便宜心理的人就会落入圈套,为自己换回一大堆一文不值的废纸,还有不少人额外被骗走清洗特殊“美金”的“清洁药水”的钱。

虚假遗产骗局是指诈骗分子会给受骗者发邮件,声称他们的一位远房亲戚逝世了,但是这位远房亲戚给受骗者留下了巨额的遗产,需要对方提供个人资料以及银行户口,以便尽快将遗产转移过去。为了让受骗者信服,很多骗子还会伪造盖有尼日利亚政府公章的文件,以此证明自己所说的是事实。

一旦受骗者听信了诈骗者的话,诈骗分子就会趁机索要律师费以及财产继承税等,直到将受害者的钱财骗光。此时,诈骗分子会立马消失不见,而所谓的巨额遗产当然不存在。因为尼日利亚骗局而上当受骗的人不在少数。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有这样一对夫妻,被诈骗分子用虚假遗产以及假美金的双重骗局骗走了三十万美金。

2002年的一天,家住在佛罗里达州坦柏市的家庭医生加斯米夫妇收到了一封来自尼日利亚政府的邮件。在邮件中,发件人提到,加斯米太太的一个远房亲戚近日在尼日利亚过世了,但这位亲戚留下了高达2700万美元的巨额遗产让加斯米太太继承,希望加斯米太太迅速和这位亲戚的律师联系。虽然加斯米夫妇仔细想了一遍,他们并没有在尼日利亚的亲戚,可是因为巨额遗产的诱惑,加斯米夫妇还是小心翼翼地拨通了邮件中提到的那位律师的电话。

电话打通之后,一位名叫威廉姆斯的律师自称是受了加斯米太太远房亲戚所托,为他寻找失散多年的远亲,并且要将巨额遗产留给他们。说完,这名律师还给加斯米夫妇传真了盖有尼日利亚政府公章的几份文件。

如果说刚收到邮件时,加斯米夫妇还有些许的迟疑和不确信,可是,当他们看到传真过来的带有尼日利亚政府公章的文件时,加斯米夫妇彻底相信了邮件的真实性。他们要求威廉姆斯律师将那笔巨额遗产迅速给他们转过来。

这时,威廉姆斯律师客气地告知加斯米夫妇,要想得到那笔巨额遗产,首先得支付7240美元的律师费和手续费。看到威廉姆斯律师要求的数额并不多,加斯米夫妇二话没说,立马按照威廉姆斯提供的账号给他转了钱。可是,接下来,这个自称威廉姆斯的律师并没有给加斯米夫妇汇过来那笔巨额遗产,而是告诉加斯米夫妇,他们还需要交纳27000美元的遗产税。

加斯米夫妇依旧没有犹豫,立马将钱如数寄了过去,但是,那笔遗产还是没有转过来。过了几天,威廉姆斯律师再次告知加斯米夫妇,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他们将巨额遗产的遗产税给算错了,其实应该是90250美元。也就是说,加斯米夫妇还需要再补交63250美元的遗产税。

对于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远在尼日利亚的威廉姆斯律师,加斯米夫妇想都没想,选择再次相信了他,他们又给威廉姆斯律师如数寄去了63250美元。两天之后,加斯米夫妇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从美国的亚特兰大市打过来的,打电话的是一个英语流利的男子。

这名男子自称是尼日利亚银行驻亚特兰大的代表,他声称,加斯米夫妇那笔来自尼日利亚的遗产已经到了亚特兰大市,需要他们签收。听到巨额遗产到达亚特兰大市的消息,加斯米夫妇简直高兴坏了,他们提出马上过去签收和领取。

可是那名英语流利的男子却说,想要领取这笔钱,必须先付11500美元的电汇费用。加斯米夫妇没有想太多,带着11500美元的现金就直奔亚特兰大市而去。当加斯米夫妇入住亚特兰大市的一家宾馆时,三位自称是尼日利亚银行代表的男子约见了加斯米夫妇,这三名男子均西装笔挺,加斯米夫妇没有对他们产生怀疑。

一见面,三位银行代表就收走了加斯米夫妇手中的11500美元电汇费,他们留下一个人在宾馆继续和加斯米夫妇交谈,另外两个人去取那笔巨额的遗产。两个小时之后,取钱的两名银行代表带着两个大箱子回到了宾馆,他们告诉加斯米夫妇,那笔巨额遗产就在这个箱子中,不过由于尼日利亚政府提供的都是现金,为了把这笔钱带进美国,他们只能将钱涂黑来蒙混过海关。

这三位银行代表一边向加斯米夫妇解释,一边打开箱子,当箱子被打开之后,加斯米夫妇看到的不是一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而是黑色的同100元美钞尺寸一般大小的一张张纸片。正当加斯米夫妇对眼前的这堆黑纸片充满疑虑时,身边的一位银行代表说话了,他告知加斯米夫妇可以从这堆黑纸中随便抽出几张,他会将这些黑纸进行冲洗之后再交给加斯米夫妇查验。

银行代表说完,加斯米夫妇半信半疑地从这箱黑纸的中间和底下各抽了几张出来,这时,另一名银行代表将加斯米夫妇抽出来的那几张黑纸拿到水龙头底下去冲洗,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些黑纸就变成了100元美钞。

看到如此神奇的事情,加斯米夫妇的疑虑再次被打消了,他们立马要求银行代表将这些黑纸全部清洗干净,然后再存到他们美国银行的账户上。听到加斯米夫妇的要求,三位银行代表看起来很为难,他们面带难色地告知加斯米夫妇,虽然这些钱可以洗干净,但是要一次性洗这么多钱,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化学药水才行。

可是这种化学药水的费用比较高,需要185000美元。听到需要这么多的清洗费用,加斯米夫妇犹豫了,因为他们确实没有这么多钱,他们告知三位银行代表,自己需要回家想一下再做决定。回家之后,加斯米夫妇立马给远在尼日利亚的威廉姆斯律师打了电话,威廉姆律师证实了三位银行代表所说的话。

眼看那笔巨额的遗产马上就要到手了,加斯米夫妇不想因为最后的这笔清洗费而耽误他们拿到钱。最后,加斯米夫妇心一横,将他们的房子做抵押,付了185000美元的清洗费用。可是,加斯米夫妇的噩梦却没有因此而终止。

几天之后,加斯米夫妇又接到了亚特兰大市打来的电话,电话那边说,加斯米夫妇的那笔巨额遗产已经被清洗干净,准备存入他们的户头,不过在此之前,加斯米夫妇还要交35万美元的存款手续费。

这次,面对35万美元的存款手续费,加斯米夫妇绝望了,他们不得不去找佛罗里达州的美国律师来替他们想办法。接待他们的美国律师听说了加斯米夫妇的遭遇之后,他赶紧劝说两位联系美国经济情报局,很显然,加斯米夫妇上当受骗了。最后事实证明了那位美国律师的猜测,加斯米夫妇陷入了尼日利亚骗局。

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巨额遗产,加斯米夫妇收到的所有文件都是伪造的,和他们联络的那些人都是诈骗集团的成员。此刻,面对眼前的事实,加斯米夫妇痛不欲生。回想自己被骗的经历,加斯米夫妇坦言,其实他们也曾经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假,只是巨额的遗产让他们失去了理智,在接连付了几笔钱之后,他们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跟加斯米夫妇一样被骗的美国人还有很多,只是很多人被骗之后怕亲戚朋友耻笑,一直不敢报警,导致那些犯罪分子更加为所欲为。以加斯米夫妇被骗的事件为例,美国经济情报局告诫公众:尼日利亚骗局是一些作案手法十分高明的经济犯罪组织所为。在这个骗局中,尼日利亚的某些政府官员也牵涉其中,所以,广大民众一定要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

负责研究“尼日利亚骗局”的经济犯罪学家表示,尼日利亚骗局并非一般的诈骗案,它是一群相当有组织的专业诈骗分子精心策划的骗局。这个骗局主要利用了一般人能够接受“小小的请求”的心理特点,即犯罪分子在诈骗之初,借某种理由要求受害人寄去数额并不多的钱财,等到受害人上钩之后,犯罪分子再一步步增加自己要求的数额,直到将受害者的钱全部榨干之后再人间蒸发。

通过对尼日利亚骗局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制造尼日利亚骗局的诈骗者有如下几个特征:第一,诈骗犯爱吹牛撒谎,经常以假乱真。如果我们仔细琢磨的话就会发现,诈骗者的话中其实有很多漏洞,而冒充身份是诈骗犯的撒手锏。

诈骗加斯米夫妇的犯罪分子,引诱加斯米夫妇上钩的借口就是谎称加斯米太太的远房亲戚留下了巨额遗产,后来为了让加斯米夫妇相信他们的话,诈骗者不惜冒充律师、银行职员等多种身份。第二,诈骗犯财迷心窍,他们的贪婪是无止境的。

诈骗犯普遍利欲熏心、贪得无厌,随着骗局的深入,他们的胃口会越来越大,直到将受害者的财富榨干,才会善罢甘休。设计“尼日利亚骗局”的诈骗犯在诈骗加斯米夫妇的时候,就采用了逐步推进的办法,即随着加斯米夫妇越陷越深,他们要求的金钱数额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加斯米夫妇根本支付不起。

第三, 诈骗犯精于算计,他们具有随机应变的高智商。诈骗犯在行骗的过程中,往往会有一套自己的方式方法,这套诈骗伎俩会将受害者牢牢困于其中,让受害者死心塌地为诈骗者送钱。

设计诈骗加斯米夫妇的诈骗犯可谓是一帮骗技一流的犯罪分子,他们曾经多次向加斯米夫妇索要金钱,加斯米夫妇不但没有怀疑,还立马将钱打给对方,直到最后一次,由于诈骗犯索要的金钱数额过大,加斯米夫妇无力提供,才导致诈骗者的计划败露。

第四,诈骗犯内外勾结,他们往往会结伙行骗。对于那些制造大型骗局的诈骗犯来说,一个人完成不了诈骗计划,而是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这样一来,诈骗者就会四处钻营、八方联络、广结关系网,导致自己的犯罪网络越来越大。

第五, 诈骗分子明目张胆地行骗。诸如“尼日利亚骗局”一样的很多重大诈骗案件,诈骗分子普遍以合法的身份和手段直接和受害人进行接触。本案中的诈骗者在设计诈骗加斯米夫妇的时候,以银行职员的身份在宾馆和加斯米夫妇见面,诈骗行为可谓已经到了十分公开的状态。

通过对“尼日利亚骗局”中犯罪分子行骗的特点进行分析,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诈骗者普遍具有自负(即对自己的诈骗能力很自信)、冒险性(即不惜面对面地欺骗受害者)以及侥幸(即相信自己会逃脱法律的制裁)的心理。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学,国外卷》,作者杨姗姗 ,台海出版社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