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攻不下奠边府粟裕急电武元甲送一妙计4天后全歼16万法军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世界民主力量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而我们的邻国——越南,也因此受益。二战结束后,法国重返印度支那,试图重建自己对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的统治。在法国优势军事力量的进攻下,越盟节节败退,不得不退出河内,藏在北越的山林里打游击。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越法之间的攻守之势瞬间逆转。首先中国允许越军士兵进入我国境内领取武器,接受训练。在短时间内,越南拥有了装备较为精良的五个常规步兵师,即第304师、第308师、第312师、第316师和第320师。

与此同时,我国还派出以陈赓为首的军事顾问团,指导越军作战。在陈赓的精妙指挥之下,越军在边界战役中大破法军,歼敌8000多人,收复高平、谅山等十多个城镇。要知道在陈赓到来之前,越军连一个连的法军都拿不下。

陈赓回国后,中国军事顾问团便以为团长,继续帮助越南作战。经过等人卓有成效的工作,逐渐将军事思想和人民的作战经验运用于抗法战争的实际。在我们手把手的教导之下,越军的战斗力提升很快,逐渐由一支只会打游击战的新军,变成一支装备有重炮、耐于苦战的劲旅。

从1950年到1953年,越盟经过整编,已拥有6个师和3个独立团,其中至少有8万人是训练有素的一线部队;另强大的二线部队,可从事地方作战。并 拥有 一支庞大的,训练水平参差不齐的后备队。越盟控制了北部湾的大部分地区,占领了安南山脉“腰部”的制高点并在更南的区域设有少量据点。

不仅如此,越军还在指导下,向老挝进军,开辟了第二战场,从侧翼威胁着驻越法军。在越军的猛攻之下,法军逐渐露出了疲态。法国本土远在万里之外,根本不可能将数量足够的军队和装备送往越南。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越南局势,法国人想出了一条毒计。

兵法有云:“攻其必救。”法军主帅纳瓦尔将军认为,越军善于运动战,善于避实就虚,但尤其不善于攻坚战。越军缺乏重装备,对有强大火力和严密保护的工事据点很喜欢进行不计损失的盲目进攻。

因此他决定将计就计,在越南腹地通过空运的形式,建立一个坚固的据点。并以这个据点为诱饵。

奠边府位于越南西北越、寮边境旁,坐落在越盟向老挝派遣部队和后期补给必经之路,是四面环山一个盆地。四周为高山峻岭和密集森林,交通极为不便,易守难攻,非常适合作为法军空降兵的据点。法军一旦在此地站稳脚跟,越军必将首尾不得兼顾。同时此地距离中国极近,也是对我国的一个威慑。

1953年11月20日上午10点半,第6殖民伞兵营和第1伞兵团的第2营共1827人空降到奠边府,和当地毫无准备的越盟两个连守军交火。中午殖民伞兵部队第1营加上2个75毫米炮兵连,1个迫击炮连和1个外科医疗小队空降着陆参加战斗。下午4点,越军被迫撤离了奠边府。

到了第二天,法军空投了数辆推土机,并在短时间内修建了两个简易机场。随后,法军运输机满载着士兵和装备,不断在奠边府的机场上降落起飞。就这样,法军人数猛增至1.6万人,装备有大口径火炮和坦克车,修筑有钢筋混凝土堡垒和铁丝网构成的立体防御,成功控制了一个长19公里、宽13公里的心形山谷。

一支强大的法军部队突然出现在了越南的腹地,这种情况让越军指挥官武元甲大惊失色。在运动战中,越军确实能战胜对手。但 再 攻坚战方面,越军依然是个新丁。面对法军的坚固防线,越军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但战果却十分有限。如今法军在奠边府建立坚固工事,这该如何是好呢?

听闻法军占领奠边府,以为首的中央也给予了相当的重视。认为如果法国在中、越、老边界占据立足点,不仅对越南不利,对中国西南地区的安全形势也相当不利。因此奠边府战役,是势在必行的。

因此直接对以为首的顾问团发出指示,要帮助越军总部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一战攻克奠边府。只要奠边府战役获胜了,法军的失败就不可避免了。

得令后,立即对胡志明和武元甲进行了劝说。认为,法军虽然占据了奠边府,但此地并不与法军控制区接壤,是实实在在的飞地。人员和物资的补充,必须依靠空运,效率非常低。因此法军兵力虽精,防御虽然坚固,但却处于孤立的状态。

与此同时,如今的越军也不是吴下阿蒙了。在奠边府周围,越军拥有4个步兵师,共4万余人。同时还拥有数百门火炮,是法军的两倍。很显然,法军低估了越军的力量。

因此在这场战斗中,越南的同志们刚好可以使用中国在国共内战和朝鲜战争发展的攻坚战术,在奠边府包围并且全歼大量法军有生力量,进而彻底改写越南的局势。

的一番讲解,让胡志明、武元甲颇为兴奋。于是在中国顾问团的直接组织和帮助下,越南人民军主力4万多人将奠边府的1.6万法军团团围困,大战一触即发。

一开始,越军本想以速战速决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打倒法军。因此制定的战术是以炮兵控制机场,主力突破敌人纵深,首先摧毁敌人的指挥所,从里向外打,也就是“挖心战术”。

然而当战斗打响后,越军却发现奠边府的法军并不好对付。原来,奠边府地区多为山区,地形崎岖,步兵难以展开,大炮被山地阻塞,难以运送到前线。而法军预料到越军一定会攻打机场,因此在那里布置了极为强大的火力。在短时间内,越军便遭遇了重大伤亡,而法军的机场依然完好无损。

见此情况,认为法军的顽强超乎想象,决不能急于求成。若想击败法军,就必须在火力上对法军占有绝对的优势。因此当务之急就是将大炮运送到前线,稳扎稳打。因此越军改变了战术,从从里向外打,变为从外向里打,一个营一个营的消灭,一个据点一个据点的摧毁,一股一股地消灭敌人。这种战术被形象地称为“剥竹笋”或“剥皮”的战术,剥掉了外面的硬皮,就能吃到鲜美的竹笋。

随后武元甲发动当地军民,开始昼夜不停、顶着敌人的轰炸向奠边府前线运送大炮和炮弹。受地形的阻挠,越军运炮的速度非常慢。但是慢工出细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不仅如此,中国也开始对奠边府前线进行了大规模的武器输送。计有汽车两百多辆,汽油一万多桶,各类3000多挺,子弹240万发,各种大炮100多门,炮弹和火箭弹6万多发,粮食340万斤,还有大量工兵器材和爆破器材等。运到前线万吨。

尽管法军一直不断地轰炸补给线,但是中方和越方利用夜间行进,白天遇到轰炸则躲在掩体和各种伪装下,运输线一直畅通无阻,这在其后战役里起到决定性作用。

除此之外,还命令越军学习我军的经验,不怕辛苦,开挖堑壕,将战壕挖抵法军阵地前沿。这是我军在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中总结出的有效战术,可以抵挡敌军的优势火力。

一开始,越军觉得堑壕作业太麻烦、不必要、太累,非常不情愿。但在的一再要求下,他们也只好照做。

在此后的三个月内,大批越军官兵进入中国接受攻坚训练,数百门重炮被运送到了奠边府前线,其火力已经超过了法军的两倍。而到此时,越军才发现所强调的堑壕战术的妙处。这些埋藏在地下的堑壕,为重炮提供了绝佳的掩护,不仅可以直线射击法军部分工事,而且可以在工事里躲过法军反击炮火。

“中国顾问同志向我们介绍了淮海战役中的经验,在那里,挖了战壕,使炮兵和汽车在敌人的轰击下仍可以运动。他们也谈了朝鲜战争的坑道战,获得与敌人炮战中的绝对安全。”

越军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但法军对此却浑然不觉,法军奠边府炮兵司令夏尔·皮罗对上司保证在如此地理环境下,对方最多只能有极少数重炮,而法军火力可以轻易压制对方,并且还拒绝上司为他增加火炮装备。在被越军包围后,法方指挥部也一直相信以现有兵力,奠边府阵地可以像此前那些防御战一样,成为大量消耗敌方的诱饵。法方预计可以用飞机侦查、轰炸随时压制越方任何攻击,配合地面部队最后消灭对方,却完全没有预料到越方已经拥有中方提供的防空设备,使得空中优势大打折扣。

3月13日17点,天已经渐渐黑了。就在这时,越军的炮兵阵地突然轰鸣了起来,20门76.2毫米榴弹炮、20门122毫米榴弹炮、80门105毫米榴弹炮及上百门迫击炮,发动了前所未有的炮火准备。

藏在地下掩体里的越南大炮早就调整好了射击诸元,因此越南人的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兴兰高地的营指挥所立刻被炮弹命中,营长保罗-贝戈(法语:Paul Pegot)少校当场死亡,几分钟后,北部防区总指挥儒勒·戈谢亦被炸死。

阵地的法军陷入群龙无首各自为战的状态。在炮火掩护下,越军以5倍于法军的兵力从法军阵地附近的壕沟跃出,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兴兰高地。越军用爆破筒炸开铁丝网,一波一波的越军士兵奋不顾身地突入了阵地与残余的法军短兵相接。此战之中,有600多名法军当场毙命,兴兰高地被攥在了越南人手中。

“在中国顾问影响下,越盟采用了与正规炮战大为不同的战术。大炮被拆卸成为零件,在封顶堡垒中重新组装好后,从堡垒的射击孔直线射击。这种大炮和高射炮的射击战术,只有在越盟部署的庞大的蚂蚁洞里才有可能实现,完全出乎我们炮兵的意料。”

此前夸下海口,保证能压制越军火力的夏尔·皮罗羞愧难当。他走回工 事后 ,用手榴弹自爆而亡。

兴兰高地被占领后,意味着奠边府法军机场将完全暴露在越军的炮火之下,法军只能依靠空投进行补给,战斗力从此大打折扣。

14日凌晨短暂停火了5个小时后,越军开始再次攻击法军据点。当天夜里17时。继猛烈地炮火之后,越军开始对北部阿尔及利亚营守备的加布里埃尔发动进攻。越军308师的两个团于20时左右集中火力猛烈攻击。次日凌晨4时,一枚炮弹击中营指挥部,营长及 多数 军官都受重伤。随后,加布里埃尔高地也被越军攻占。

在第一轮的进攻中,越军取得了许多战果,但伤亡也非常大。而法军则收缩兵力,占据有利地形,抵抗和反击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越军的攻击开始减缓了。

更让武元甲忧心的是,美国加强了对法军的援助,还扬言要进行军事干涉。这让缺乏大兵团作战经验的越军官兵的作战情绪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因此越南人民军内部开始有人提出,部队由于连续作战急需休整,雨季作战困难太大,应该趁河水泛滥之前撤离奠边府以取消战役。

在他们的影响下,武元甲也开始打了退堂鼓。当年4月,在奠边府指挥作战的武元甲突然向当时担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发来一封急电,他说前线越军遭受了很大伤亡,已经承受不住,因此希望中方派遣精锐部队投入奠边府作战。由于疲劳以及焦虑,武元甲竟然病倒了,在担架上卧床不起。

“美国进行战争恐吓的真正意图是迫使越军撤离奠边府。如今越军已经具备发起总攻歼灭守敌的条件,决不能功亏一篑,坐失良机。如果仓促撤退,法军势必发动反攻,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必须将战役继续下去,彻底取得胜利。”

“我们应该提前发动进攻,而且坚持要打痛法国人,进而夺取整个印度支那。将帮助越军训练4个炮兵团和2个工兵团,在6个月内组成装备并训练成功;教员和顾问全部从入朝参战部队中出,应有师级和军级干部;火炮不够就从中国炮兵抽调,让我们的一部分炮兵暂时成为徒手;装备训练可以在越南北部进行,如果不方便在中国广西进行。”

随后从朝鲜前线调来的工兵干部到位,他们帮助越军挖暗道通向了法军据点,并且埋藏好炸药,随时把他们送上天;增派的喀秋莎火箭炮部队也到位了,还有大批装满弹药和粮食的卡车。

“目前越南最大的危险,似乎不在于奠边府,而在我军的后方交通线。如果敌人以两个伞兵营降落在我方交通线扼要之处,筑堡垒守起来,整个交通线将为之切断,如我军不能迅速歼灭此敌,旷日持久,奠边府我军即有被迫撤退至可能。”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将指挥建议工作交给了粟裕。而粟裕也不负众望,他认真研究了越南的地理、气候和法军的特点,对奠边府战役部署、攻击重点以及战术运用等方面提出了许多重要的建议。

粟裕说:“军委最关心的是集结于河内并受过训练的伞兵,空降于你们的后方补给线,截断你们的交通,捣乱你们的后方,迫你解围,甚至造成纷乱。”

他还强调,奠边府战役必须取得全胜,这对越军战力之提高,对你们工作今后的便利均有影响,尤其对越战局以及日内瓦谈判影响更大。

5月1日,越军在粟裕的过问之下发动了总攻。但是由于法军的顽强抵抗,导致进展并不是很大,局面迟迟无法打开。武元甲焦急万分,又建议先撤回来,休整一下再打。

“可考虑以最精锐部队控制敌人的心脏,分裂期肢体面后逐个歼灭;抽调必要兵力加强后方,防止敌人空降伞兵截断后方交通补给!”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粟裕却对战场的发展了如指掌。他非常清楚,法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剩最后一口气。只要摧毁他们的指挥中心,法军就必然崩溃。为了拯救危局,法军肯定会利用伞兵狗急跳墙,这招不得不防。

武元甲和得令之后,在南北两个方向加强了兵力部署,控制好了交通线。不出、粟裕所料,法军果然准备将伞兵投向越军的补给线。然而由于越军有备,法军的图谋根本无法得逞。他们只好将一个伞兵营投放在奠边府的阵地,此后再未敢向奠边府空投伞兵。

就在法军穷途末路之时,越军给了他们以致命一击。在猛烈炮火的打击下,敌人的指挥部灰飞烟灭。5月7日,1.1万法军向越南人举起了白旗,奠边府战役以全胜而告终。

这次战役对结束法国殖民统治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导致抗法战争以越方胜利告终。法国殖民地军队被消耗了十分之一以上,并且用尽了在越南的战略资源。越军大规模攻入了红河三角洲地区。在日内瓦会议之中,法国只好承认了越南的独立,随后灰溜溜地将军队撤回了国内。

法国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的对手不仅是越南军民和中国军事顾问团,还有久经战阵考验的中国人民领导人、、周恩来、彭德怀、粟裕、陈赓,也就是整个中国统帅部。有这群不败统帅坐镇,法国人又岂能不败?中国在奠边府战役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是毋庸置疑的。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