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难熬:缺乏基础设施的欧洲与脆弱的工作者

7月中旬,极端的热浪席卷了欧洲,并对各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英国政府于7月16日召开了内阁紧急会议,讨论英国有史以来首次发布的“极端红色”高温预警。法国一名议员直言酷热的天气简直就是“地狱”。葡萄牙的总理则密切关注着危险的森林火灾。[1]本周西欧的气温将飙升至摄氏40度以上,而南欧已经与酷暑展开斗争。科学家指出,全球气候变化是导致酷暑的直接因素。截至7月19日,高温造成了西班牙与葡萄牙两国超过1100人死亡。这一场热浪也引发了各界人士的热议与疑问,为什么欧洲的城市缺乏抵御高温的基础设施?热浪下的民众和工作者在面临怎样的问题?大火与干旱又将对本不稳定的粮食安全问题产生怎样的影响?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9日,英国布莱顿,英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气温最高的一天,人们蜂拥至布莱顿海滩休闲度假。

针对不断飙升的气温,欧洲各国纷纷发出了警告。英国气象局针对极端高温发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红色警告,并强调称高温可能对人们造成“生命危险”,气象局曾预测当地7月19日的气温可能升至43 摄氏度。[2]法国的气温也于本周突破了40摄氏度,而包括比利时、德国等国家则预计将在本周晚些时候经历高温天气。

尽管全球部分地区也在今年遭遇了40摄氏度的气温,但欧洲各国在面对高温时暴露出了城市规划、建筑以及社会保障等多方面问题。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气候城市学教授瓦内萨·卡斯坦·布罗托(Vanesa Castán Broto)表示,热浪的来袭对整个社会造成了破坏。欧洲正在经历的热浪会造成连锁反应,最终会影响到城市的运作。极端炎热的温度将导致停电,影响交通系统,使卫生服务紧张,降低工人的生产力,并从整体上影响生活在该地区的个人健康。[3]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气候科学家玛利亚姆·撒迦利亚(Mariam Zachariah)指出,许多欧洲国家的建筑设计无法承受超过20摄氏度以上5度的温度。这一问题在北欧尤为严重,北欧大多数房屋的构造都是为了保留热量,以帮助居民抵御寒冷,这导致室内温度在热浪期间急剧飙升,而这些房屋中只有一小部分装有空调。习惯了温和气候的欧洲,在面对来势汹汹的高温显得无力招架。在伦敦,工人们用银色绝缘箔包裹住了泰晤士河上的哈默史密斯大桥(Hammersmith Bridge),以防止铸铁桥面开裂。由于担心铁轨弯曲和跑道沥青融化,英国已经停止了部分铁路服务;伦敦机场的跑道也因高温出现融化,导致大量航班暂停。根据零售商报告,英国的风扇和空调的需求飙升。[4]对于前所未有的高温,英国气象局的首席运营官彭妮·恩德斯比(Penny Endersby)给出了真实的反应:“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基础设施无法适应极端的高温。”

一面是无法应对高温的城市基础设施,另一面是饱受酷暑折磨的民众。在如此极端的温度下,老年人以及在高温下工作的人极有可能中暑或遭遇热衰竭。医生指出,如果不对病人进行迅速的紧急治疗,他们的大脑和器官就极有可能受损。此外,热量给人体的细胞和器官带来了极大压力,会加剧病人的病情,使他们变得更为脆弱。这一情况在病人、老年人和幼儿群体中尤为明显,这也导致了由热浪造成的真实死亡人数往往比报道还要更多。

对于欧洲民众而言,缺少电扇和空调的他们一时间也难以找到迅速降温的方法。在气候常年温和的欧洲,空调的普及率非常之低。根据2017年的数据,欧洲的整体空调普及率仅有4%,除去空调安装费较高、审批程序复杂、电费昂贵等因素,欧洲人较强的环保意识和热爱在夏季外出的习惯也使他们能够适应没有空调的生活。[5]然而,面对眼下的高温,政府也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来为民众“降温”。法国市议会免费开放了博物馆和其他有空调的场所,并延长了游泳池的开放时间;伦敦本周设立了免费供水点,并宣布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紧急供应。但在缺少树木和耐高温房屋的城市,高温依旧是一个难以应对的难题。[6]

除去中暑和热衰竭的直接影响外,高温还会减少空气流通,导致空气污染增加,加重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并可能造成致命后果。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医院工会警告说,高温给正在应对新冠患者的健康服务机构带来了额外的负担。据《卫报》报道,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供应商组织(NHS Providers)的临时副首席执行官米里亚姆·迪肯(Miriam Deakin)表示:一些机构不得不缩减计划中的手术数量,因为手术室实在太过炎热。[7]另一方面,自7月18日高温以来,英国紧急服务部的呼叫量开始增加,NHS联合会的首席执行官马修·泰勒(Matthew Taylor)指出:“在接下来的几天,医疗服务将达到最大限度。在过去的十年里,NHS缺乏资本投资,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多少弹性来应对这样的危机情况。救护车接到的呼叫越来越多,部分医院不得不暂停门诊预约,以优先处理紧急护理。”[8]

在所有经历高温的人群中,户外工作者无疑承受着最高的风险。在西班牙,一名60岁的街道清洁工何塞·安东尼奥·冈萨雷斯(José Antonio González)在马德里清扫人行道时因中暑昏倒,之后不幸去世。这起事件让人们意识到了欧洲缺少对高温下工作的详细规定和应对,也凸显出欧洲在经历劳动力分化后,对于弱势劳动者缺乏保护的现状。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4日,西班牙马德里,气温持续飙升,工人们在太阳门广场的脚手架上工作。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相较于那些在办公室内享受空调的工作者,在户外和在铸造厂或厨房等炎热的室内工作场所工作的人随时面临着健康威胁,炎热气温使工作者不得不放缓工作节奏。从长远来看,这必然会导致老板和员工之间的矛盾。作为回应,工会已经在欧盟、英国以及国际层面为员工争取凉爽的工作环境。欧洲工会联盟(European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的多雷斯特(Ignacio Doreste)表示组织正在推动欧盟采取行动,将高温认定为一种职业安全隐患,让雇主承担更多保护工人的责任,并设定法定的最高工作温度。英国总工会呼吁将员工的最高工作温度设定在25摄氏度以内,并指出工人不应该以生命为代价来完成工作。

有部分欧洲公司为全职员工提供了保障,并密切关注员工的健康状况。荷兰的一家连锁超市暂停送货上门服务以保护其快递员;布鲁塞尔的巴士司机表示,公司保证了所有司机都能驾驶配有空调的车辆。然而,那些就业不稳定、大量雇佣零工、有着非正规结构的行业的工人则无法获得应有的保障。建筑业、农业和街道清洁行业的工作者被迫暴露在高温中,不得不冒着极大风险工作。据报道,不幸去世的街道清洁工冈萨雷斯此前被告知,雇佣方将不会与他续约;为此他不得不在高温下坚持工作,以争取一份延长合同。

另一方面,大量零工工人和个体经营者也表示,公司向他们传达出了以下信息:如果你还能工作,那就去工作吧。伦敦Deliveroo外送平台在高温下继续保持运行,多数外送员坦言自己无法在如此高的气温下工作,但他们也担心自己一旦停止工作,就会失去收入。在意大利,农业工作者在最为炎热的下午申请休息,但最终他们必须在第二天完成前一天的工作,而持续的高温没有给他们留下喘息的空间。[9]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9日,英国伦敦,市中心尤斯顿火车站旅客们看着空白的出发公告牌,由于铁轨边的火灾和英国经历的极端热浪,铁路服务被取消。

虽然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法律明确要求雇主确保他们的工人能够在安全的条件下完成工作,并允许工人在感到生命受到威胁时中断工作,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工作场所的最高温度。德国的法律则规定,工作场所的最高温度为26摄氏度。一旦工作场所的温度超过限值,雇主必须确保工人安全地进行工作,包括在温度达到30度时为员工提供饮用水,并允许他们休息。相较于上述国家,西班牙对最高工作场所的温度有着非常明确的规定。西班牙劳动卫生与安全研究所表示,办公室工作的温度范围为17至27摄氏度,而轻微体力的工作应在14 至 25摄氏度的环境内进行。如果雇主不遵守这些要求,工人可以向政府机构、劳动和社会保障检查机构或工会报告,以确保他们遵守法律。[10]

尽管上述欧洲国家都表示雇主有义务确保员工的安全,甚至允许工人在面对危险的高温环境时中断工作,但由于大部分法律缺少对极端高温的精确定义,工人能否成功地通过法律保护自身安全,拒绝在高温环境下工作还尚不明确。随着全球变暖日益加剧,欧洲的热浪极有可能变得更为频繁,如何保护工人免受高温影响将成为工会、政府和企业之间的争议点。

对于本次前所未有的热浪,研究者指出这一极端天气的出现与全球变暖息息相关。气候科学家玛利亚姆·撒迦利亚指出,气候变化以两种方式影响了热浪。首先,在经历全球变暖后,更温暖的大气意味着更多的极端高温天气的出现。第二,不断变化的天气模式,可能会给特定地区带来高温和降雨。以欧洲为例,一个缓慢移动的高压区从北非带来了灼热的空气,同时今年欧洲降雨的减少则进一步加剧了干旱。[11]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8日,西班牙阿维拉,一架直升机在参与森林大火灭火工作。在严重的热浪中,西班牙和欧洲南部爆发了野火。

在炎热的天气条件下,野火在法国、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肆虐。目前,欧洲各国正在努力控制由高温引发的大火。在西班牙,多山的地形使得消防员的工作变得更加艰难;在法国,截至7月18日,野火在吉伦特省西南部地区蔓延超过 11000 公顷,超过14000人遭到疏散;希腊和葡萄牙两地各发生了近百起火灾。[12][13]而根据《卫报》的报道,伦敦消防正在承受巨大压力。截至19日傍晚,伦敦消防当天已经收到了1600多个消防请求,大大超过了平日300至350起的消防请求。[14]在南约克郡、伦敦等地,许多房屋被烧毁、人们在大火中失去了财产与必需品;当地社区发起号召,为在大火的幸存者提供短期住宿和现金帮助。

)坦言,今年的高温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干旱。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干旱已经影响了部分欧洲国家的水力发电和粮食生产,这无疑加剧了乌克兰战争带来的粮食市场压力。部分城市当局甚至要求居民减少使用饮用水。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0日,匈牙利Batonyterenye,航拍几近干涸的Halda钓鱼湖。该国国家公共卫生中心(NNK)和灾害管理部门已经发布了为期三天的三级高温警报。

让许多专家更为担心的是,眼下的高温可能对今年乃至未来几年的欧洲粮食生产造成影响。目前高温使已经流失了大量水分的地表土壤变得更加干燥;树木和灌木为了生存将从更深的地下汲取水分,最终可能耗尽农业、工业、城市和大自然在干旱时期赖以生存的地下水位。荷兰乌得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研究极端水文现象的助理教授尼科·万德斯(Niko Wanders)警告说,生态系统可能在压力下崩溃,高温造成的影响甚至需要数年才能恢复,这无疑为欧洲的粮食生产带来了不确定性。由于全球粮食流动已经受到挤压,干旱让欧洲的农民感到害怕。欧盟委员会预测,由于天气干燥,今年包括小麦、大麦和玉米在内的谷类作物总产量将比去年减少2.5%。[15]

面对高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和不稳定性,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7月18日的第12届彼得斯堡气候对话会议上敦促富裕国家信守承诺,提供资金以应对这一局势。古特雷斯强调:“温室气体的浓度、海平面上升和海洋热量已经打破了新的记录。一半的人类生活在出现洪水、干旱、极端风暴和野火的危险地带。然而,我们继续助长了全球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未来十年是决定性气候行动的十年,这意味着信任、多边主义和合作。我们有一个选择,集体行动或,决定权在我们手中。”

Category:
鸭脖.x x x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