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酒店韵味足英伦风云入梦来

有人说,酒店的历史与文明的历史紧密相连。希腊人在村庄中发明了用于休憩的温泉浴;罗马人在城市里建造了为公务旅行者提供住宿的楼宇。可见,酒店发展是时代更替的一部分,也是文明发展的一部分。这个论点在英国这一案例上得到了生动的诠释。国际酒店顾问Jacques Lévy在一篇文章中提到:19世纪初,城市里开始逐步出现各式各样的酒店,伦敦在这一时期建造了皇家旅馆;到了20世纪,酒店业步入繁荣时代,丽兹(Ritz)和萨沃伊(Savoy)酒店开始出现在英国。如今,英国酒店在多样化的道路上不断发展,衍生出潮流汽车旅馆、老式酒馆驿站,以及高端商务酒店等不同类型。酒店陪英国走过了跌宕起伏的历史,也在时光的雕琢下成为了刻着文化的纪念碑。

布朗酒店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世纪。它是伦敦著名地标,也是旧欧洲奢华和文艺的代名词。在1837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后,布朗旅馆首次开放营业,在英国政权交替的时期登上舞台。布朗旅馆的诞生与发展充满了故事性。浪漫主义诗人拜伦勋爵的管家詹姆斯·布朗与他的妻子萨拉在多佛街(Dover Street)相中了一栋房屋,并将其扩建为酒店,并命名为“布朗旅馆”。在之后的岁月里,布朗旅馆像是一位忠诚的史官,无声地记录着一切。1876年,发明家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住进了旅馆,并成功拨打了英国第一通电话;拿破仑三世和欧也妮皇后在逃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时,曾躲进布朗旅馆进行避难;维多利亚女王曾在旅馆的英国茶室里喝茶;西奥多·罗斯福则在婚礼的前一晚夜宿在布朗酒店。除此之外,布朗旅馆还入住过包括马克·吐温、威廉·福克纳、萨摩赛特·毛姆、阿加莎·克里斯蒂、乔治·奥威尔等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奥尔德贝尔旅馆(The Olde Bell)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店之一,建造时间可以追溯到1135年。奥尔德贝尔旅馆最初是为附近修道院的游客提供服务的招待所。几个世纪以来,旅馆门口挂着的钟时不时发出洪亮、绵长的鸣响,向修道院的僧侣们传递村子里有重要客人到来的讯息。同很多见证过历史的老旅馆一样,奥尔德贝尔也经历了许多大事:光荣革命参与者曾使用旅馆的暗道进出;温斯顿·丘吉尔曾在这里入住并与重要人物会面。此外,奥尔德贝尔旅馆还接待过包括葛丽泰·嘉宝、加里·格兰特、伊丽莎白·泰勒和理查德·伯顿等明星客人。

位于布莱顿知名的海滨度假地,布莱顿格兰德酒店是闻名遐迩的“海滨宫殿”。1864年,这座由著名建筑师小约翰·威科德设计的酒店开业。它华丽精致的乳白色外表是布莱顿海滨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与亲吻海岸线的月白色浪花遥相呼应。除了令人过目不忘的酒店建筑,布莱顿格莱德酒店还拥有先进的服务。它是英国早一批安装电梯的酒店之一,该电梯也在以前被人称为“垂直公共汽车”。如今,这座在英国酒店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酒店还在不断发展。尽管已经157岁,布莱顿格兰德酒店从未停止在服务上的更新,在硬件上,它拥有201间客房,其中有一些是视野相当开阔的海景房。此外,酒店还提供地道的布莱顿海滨美食以提升旅客的体验感。

肯摩尔酒店被认为是苏格兰最古老的酒店之一,坐落在嶙峋崎岖的苏格兰高地上。1502年,肯摩尔酒店的前身——一家位于肯摩尔村庄的小酒馆诞生,为旅行者提供住宿和茶点。1672年,小酒馆原本的所有者将它租了出去,随后,小酒馆逐渐变成了肯摩尔酒店。在几百年漫长的时光中,肯摩尔酒店的命运跌宕起伏且颇有戏剧性。17世纪时,英国资产阶级新贵族代表人物奥利佛·克伦威尔的军队曾在肯摩尔酒店用餐,在考量之后,他们决定保护这座酒店,而不是像摧毁附近的建筑一样摧毁它。幸存下来的肯摩尔酒店因其不凡的经历声名鹊起,并引得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前去度蜜月。体验了酒店服务的女王在日记中描述了肯摩尔酒店的美丽,这使得其成为了一个受欢迎的目的地。

克鲁纹章旅馆(Lord Crewe Arm)是一家位于达勒姆西北部布兰奇兰镇的中世纪旅馆。建于1165年,这座古色古香的旅馆最初是服务于布兰奇兰修道院的客房,当时许多修道士和修道院院长都曾在这座旅馆里休憩。400年来,克鲁纹章旅馆安静地记录着修道士们的起居生活。1539年修道院解散后,这座酒店几度易主,直到被一家慈善组织接管,成为一家为下班后的铅矿工人提供啤酒的场所。虽不如其他英国历史酒店那样拥有奢华的外表和显赫的地位,克鲁纹章旅馆却在几百年来始终保持着为顾客提供避风港的初心。在它那中世纪拱形的地窖中,因旅途而倍感疲惫的人们能够啜饮美酒,感受短暂而珍贵的清闲。

位于萨里郡的国王纹章(Kings Arms)旅馆是一座已经存在了300多年的酒店。1648年,玛丽·斯普林和玛丽·约翰逊姐妹买下了这栋建筑,相传最初两姐妹用它作酿酒厂。1709年,这栋建筑获得了旅馆许可,并按照当时在位的安妮女王的名字被命名为女王纹章旅馆。在乔治三世登基后,它被更名为国王纹章旅馆。名字的变化对应着时代的更替,对于国王纹章旅馆来说,它承载的历史痕迹是抽象而又深刻的。不过,国王纹章旅馆也并没有因陷入过去的辉煌而忽略当下的发展。如今,国王纹章酒店已经转变成了一个精品酒店,设有酒吧、休息室和露台。

梅斯海德(Maids Head)酒店有着悠久而丰厚的历史。它位于诺维奇市中心,对面是著名的诺曼大教堂。据说,从11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梅斯海德酒店就被用来招待客人。在它长达数世纪的酒店生涯中,它几度易主,并服务于各式各样的客人。最初,它归诺维奇的一位主教所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它接待的达官显贵越来越多,包括国王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伊丽莎白女王等。如今,梅斯海德酒店依旧保留着一些颇具历史感的设计,将传统融入现代,形成了混合的建筑风格和独特的空间。这种特点在酒店的雅各宾式酒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那里,客人既能享受细致款待,又能触摸橡木嵌板中的酒店历史。

毗邻风景如画的北威尔士海岸,波特梅里恩酒店被许多人视为一颗梦幻明珠。19世纪50年代,波特梅里恩酒店还是一栋村庄里的维多利亚小别墅。20世纪20年代,建筑师克拉夫·威廉姆斯·埃利斯将其改建为酒店,当时,这位才华横溢的建筑师提出了打造创意村的想法,波特梅里恩酒店也在改建后成为了创意村中的一大亮点。在对波特梅里恩酒店进行改建的时候,克拉夫保留了该建筑中大部分维多利亚时期的室内装饰,包括精致的意大利壁炉、18世纪时钟等。现在,这座外表如童话般的酒店内部依然保留着这些时代的印记,它们与海岸线一起,为客人提供了浪漫的体验。

直白的名字展示了老旅馆悠久的历史。1614年,老旅馆在北爱尔兰班戈区的克劳福德伯恩村开门营业。在之后的岁月中,老旅馆接待了许多客人,他们有的声名显赫,有的平凡动人。相传,《狮子、女巫和魔衣橱》的作者C.S.刘易斯是老旅馆的常客,经常留宿在旅馆里畅饮美酒。老旅馆除了自身建筑颇具古朴魅力之外,还离班戈的海滨小镇非常近。或许正因如此,它才格外得到作家们的青睐。时至今日,老旅馆依然沿用着古老的茅草屋顶。在它那深褐色的屋顶下方,是一代又一代经营旅馆的主人,和一波又一波前来又离开的客人。

这座位于布里斯托市中心的酒店已营业超过150年。1863年,在布里斯托做房产生意的瓦尔特·威廉·休斯提出了建造豪华酒店的想法。1868年,他的想法变成了现实,一座华丽的皇家酒店在布里斯托落地并向公众开放。这家酒店没有辜负瓦尔特·威廉·休斯的期望,在百年的时光里接待了众多名人,包括丘吉尔、加里·格兰特和汤米·斯蒂尔等。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家老牌豪华酒店也经历过数度翻新和易主,并于2000年被万豪收购,正式成为布里斯托万豪皇家酒店。

大北方(Great Northern Hotel)位于伦敦国王十字车站,也被称为“传统铁路酒店”。在近170年的“职业生涯”中,这座酒店一直是旅客的中途停留地。1854年,这家风向标般的酒店在伦敦开业,与正处在风云变幻中的首都共同经历着时局的洗礼。著名的维多利亚建筑师Lewis Cubitt设计了这座酒店,令其在当时开始萌发的伦敦天际线中脱颖而出。尽管现在的我们在审视这座曾经的时髦酒店时,会觉得它的外表似乎有些过时。但它在历经时间的沉淀后,逐渐修炼出稳定的服务和复古的风格。而且,近年来这座酒店也在精心修复之下再度焕发昔日的辉煌。Lewis Cubitt的许多原始设计被保留了下来,曾经名动伦敦的大北方酒店重新走入人们的视线。

皇家橡树酒店坐落在威尔士康威的一座维多利亚式村庄里,它的悠久历史更多体现在艺术方面。19世纪40年代,皇家橡树酒店便被艺术家们发现,开始成为他们捕捉美景的根据地。风景艺术家戴维·考克斯曾带着他的学生们在夏季前去皇家橡树酒店,并在附近写生,将斯诺登尼亚美景绘入画中。随后,其他艺术家也跟随他的步伐,纷纷前往酒店寻找美景与灵感。时至今日,考克斯的一幅橡树原画还挂在酒店的壁炉上方。

从外表来看,商业酒店(The Merchant Hotel)是非常典型的意大利风格。在19世纪50年代,格拉斯哥建筑师詹姆斯·汉密尔顿以意大利风格设计了这座酒店。它外部的雕塑不仅精致,还有深层次的含义,象征着正义、商业与大不列颠。多年来,这座宏伟、庄严的建筑一直是阿尔斯特银行的总部,直到2006年被改造成五星级酒店。如今,商业酒店为客人们提供豪华的环境与五星级的服务。在以丰富的历史和遗产吸引客人的同时,商业酒店也在不断更新服务,以留住慕名而来的客人。

这座宏伟的爱尔兰城堡被称为“黑斯廷斯王冠上的宝石”。巴里加里城堡的故事与阴谋、纷争等戏剧元素交织在一起。1625年,巴里加里由詹姆斯·肖和他的妻子伊莎贝拉·布里斯班建造完工。之后的日子里,巴里加里可谓是命途多舛。英国内战期间,它曾被新教徒当做避难所。在1641年爱尔兰盖尔人起义中,它也遭到了猛烈的攻击。经过几个世纪的私人化,比利·黑斯廷斯爵士在1966年买下了这栋建筑,并将其变为了一家酒店。

这家令人印象深刻的酒店是利兹最引人注目的陶砖建筑之一,由当地的两位建筑师设计。这两位建筑师是当地活跃的自由党人和俱乐部成员,设计酒店的目的主要是筹建一个政治俱乐部来反映他们在城市中的地位。然而,随着该城市自由党的衰落,俱乐部成员也逐渐减少。20世纪20年代,该酒店的部分建筑被用作办公室。到了21世纪初,伊顿集团将这座建筑改造成了四星级酒店,保留了很多俱乐部的原始特色,如宏伟的橡木楼梯和高大的彩色玻璃窗。自改建成酒店以来,许多名人都光顾过该酒店,包括酷玩乐队、维克·里夫斯和拉塞尔·布兰德等。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