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四巨头霜杯Frostcup]守护神》Roin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05 04:21:08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转过头,一头乱蓬蓬的红发差点糊了他一脸。小心翼翼地拉开距离,Jack对眼前挑眉望着他的红发好友说:“我以为这里是斯莱特林的桌子?”

Jack很想指出对方那一头火焰般的耀眼红发根本不可能逃过别人的眼睛,事实上已经有人对他们这边指指点点了。不过鉴于就算说出来了对方也不会回去,他决定无视这些细节。“我没有盯着。”他回答对方最初的问题,假装自己的脸颊并没有升温。

Merida很不淑女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在Jack另一侧,Eugene笑得差点被南瓜汁呛到,只是不知是被哪一个人逗乐了。

扭回头决定不去理会这俩人——Jack很气恼地发现,自己的目光又不自觉地飘向了大厅中央的人群。

在一群紧张地等待分院仪式开始的一年级生中,排在最末尾的褐发少年最为显眼。原因很简单——他肯定不是一年级生。在一群十三岁的孩子中间,说他是鹤立鸡群也不为过。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在统一的制服长袍下依然显得纤长消瘦的身躯似乎维持着一种警惕的姿态。由于距离较远,只能隐约看到刘海下的脸庞,虽然看不到眼睛,但他发誓他有一瞬间看到了漂亮的绿色——

仿佛是为了给他最后一击,此前不曾将目光投向斯莱特林桌的对方忽然抬起头直直望了过来,而且刚好撞上Jack的目光。迅速地低下头,Jack尴尬地恨不得钻进桌底下。

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一旁的两位朋友聊得正欢。“转学生?”Merida猜测道。

“也可能是插班。算了,没差。如果是——让我算算啊,”Eugene掰起手指算,“你、这边的冰疙瘩,假如再加上这位新来的,就是连续第三年了——绝对打破了霍格沃茨七个世纪以来的记录。”

Eugene不愧是他们之中在霍格沃茨混了最久的人,他猜得很对。等到只剩褐发少年孤零零地站在仅剩一人的队伍里时,主桌上的校长North站了起来,向全校师生宣布他们将迎来一位新的五年级插班生。和我们同级呢!Merida激动地喊道。

被她的兴奋感染,Jack也忍不住露出微笑。他愈来愈想认识对方了。一般来讲,只有超过了入学年龄才突然爆发魔法潜能的少年少女才会成为插班生,而他们此前一直在麻瓜世界过着麻瓜生活,不曾知晓或相信魔法的存在。Jack不禁想起去年同一时间站在同一个位置的自己有多么惊慌,以至于在Bunny把分院帽摁到他脑袋上时把对方毛茸茸的手臂给冻了一层霜——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

Jack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从周围人同样困惑的表情来看,并非如此:随着Hamish迈开步子,大厅里出现奇妙的清响。直到新来的插班生坐上分院仪式专用的高脚凳,所有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甚至有几个低年级的女生不禁低声惊呼——高脚凳上的少年的长袍下,本应该是人类左腿的地方只有形状奇特的金属义肢。三个好友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知是不是为了让人家尽快从全校目光的洗礼中逃开,分院帽的帽檐几乎刚碰到Hamish的脑袋就大喊出“格兰芬多!”。大厅的另一头爆发出欢呼,新格兰芬多毫不犹豫跳下凳子,匆匆朝自己的学院走去,坐下看不到了。

决定回去加入自己学院的对新人的欢迎,Merida匆匆溜了回去。但在红发少女离开不到片刻后,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什——我去,吓死人了!”差点摔下椅子的Eugene瞪着新来的不速之客。顶着一头蓬乱的黑发,拉文克劳的Hiro Hamada凭借瘦小的身躯挤进座位,很顺手地从斯莱特林的桌上捞走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Jack才注意到晚餐已经开始了。和Eugene不同,来到霍格沃茨后已经习惯了被各种事情吓到的Jack稍微愣了一下后就愉快地跟Hiro打了个招呼。

“Merida不也过来了嘛,可惜跟她错过了。”Hiro耸耸肩,然后决定回到刚刚的话题,“我猜又是颜色?刚刚那个插班生,确实穿红好看。”

“你以为我瞎啊。”Hiro翻个白眼,和之前Merida的反应出奇一致,“哦,对了,我跳级升到四年级了哦,还没告诉你们吧?”

满意地看到两位年长者呆愣的表情,Hiro笑嘻嘻地低头钻回了拉文克劳的桌子。片刻后,Eugene摇着头,嘀咕着后生可畏。

Jack没有选择和其他人一样在晚餐结束后就直接回寝室准备睡到天昏地暗——路途颠簸毕竟累人。他答应过Emma一到学校就会寄信给她,而他一向以最大的努力坚守与妹妹的承诺。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Jack攥着一封信,站在空荡荡、黑漆漆的猫头鹰棚屋门口,严肃思考为什么猫头鹰信使的假期比学生还长。若不是在这里寄了一整年的信早已驾轻就熟,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然而事实就是,本应挤满了猫头鹰的棚屋里现在连跟羽毛都看不到。

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Jack叹了口气,转过身准备打道回府——也许还得在信后面加几行字解释为什么信迟了十二小时——然后他听到棚屋顶层深处,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

僵在原地,Jack觉得自己似乎还听到了奇怪的、动物般的呜咽,跟着一阵轻松惬意的笑声。Jack知道霍格沃茨的小情侣们喜欢大晚上溜到没人的地方——呃——亲热,但是,在猫头鹰棚屋?

不等Jack反应,低低的笑声突然停止。伴着金属敲击石块的刺耳声响,一个身着长袍的人影已从楼梯上冲了下来。Jack退后一步,右手迅速伸向衣袋里的魔杖。随着彼此距离的缩短,借着月光,Jack终于能看清对方的相貌——同样警惕地望着他的是一片不那么陌生的绿色。

“呃——”Jack愣愣眨了眨眼,“Hamish?对吧?哦,抱歉,呃……”在对方针一般尖锐的目光下,Jack尴尬地动了动。绿眼睛冷冷地瞪着他,背在身后的左手八成正攥着魔杖——Jack忽然意识到对方可能误解了什么。“我没有偷听!我发誓!我只是来寄封信——”他摇了摇手里的信,“呃,但是一只猫头鹰都没有……”

Jack的存在似乎让对方相当不自在,话一说完,便迅速朝Jack身后的门口走去打算离开。想也没想,Jack做了一件看起来极为愚蠢的事——他拦住了对方,然后问:

Hamish一瞬间的神色让Jack不知道对方是想掏出魔杖对眼前的疯子下个狠咒还是冲去医务室找Tooth过来看看他是否神志清醒。

“他们说,自从某次被哪个大魔王烧过之后,分院帽就有点神志不清了,”说一顶帽子神志不清听上去相当神志不清,但——嘿,这里可是霍格沃茨,“所以,你瞧,我一个六年级的朋友,Eugene,他入学的时候,分院帽对他说:‘萨拉查·斯莱特林欣赏你的小胡子’,他就被分到斯莱特林了。而我们去年的分院标准是适合哪个颜色就去哪个学院。它觉得我适合绿色,所以我也进了斯莱特林——我另一个同时入学的朋友则是被称‘适合蓝色’而去了拉文克劳。嘛,其实我觉得自己更适合蓝色,我有一件蓝色的卫衣特别喜——”

终于意识到自己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儿,Jack立刻闭上嘴,但见Hamish只是惊讶地扬起眉,并未流露反感,又忍不住加上一句:“呃,所以,我的朋友很好奇,想知道今年那顶帽子又换了什么新花样。”

两人沉默片刻,Hamish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回答Jack的问题,或者依然选择离开——而Jack确定如果他拒绝,自己肯定会感到失落。最终,Hamish叹道:“它说:‘凑个整’。”

分院帽显然把这个新格兰芬多搞糊涂了。Jack倒是有点头绪,他在心里算了算五年级狮院学生的人数。“我想,它的意思应该是,加上你,格兰芬多五年级生刚好有十个人。”

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让Jack忍不住笑了起来。猛然想起眼前的人并不是熟悉的友人,他立刻收住笑声,但抬眼瞄见同样忍俊不禁的Hamish——他笑了!终于笑了!——两个少年对视一眼,接着同时爆发出笑声。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来着——抱歉。”挂着灿烂的微笑,Jack说道,“Jackson Overland,斯莱特林,五年级。大家一般叫我Jack,还有些人叫我Frost——他们说我就是活脱脱的Jack Frost。欢迎来到霍格沃茨,Hamish。”见对方有一瞬间的愣神,Jack疑惑地顿了顿,“哦,老天,我不会记错名字了吧——”

“啥?不不不,不是,只是这个名——我是说,我的名字——”Hamish尴尬地抖了抖肩,随着他的动作,Jack注意到他的右耳后方编了根小辫。某种风俗?“大家,呃,一般不会叫我的名字,所以不太习惯罢了——你可以,咳咳,叫我Hiccup。”

Hamish——Hiccup,站在这么近的地方,Jack觉得自己都可以数清对方脸上的雀斑,所以他自然也能看清对方眼里流光百转。他先是看到了去年的那个惊恐不安的自己,又看到了曾经不合群、只敢在一旁看着大伙玩耍的Cupcake,最后是眼前这位在他的注视下不自在地变换视线的绿眼少年。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