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哈利波特》七集之痒 久炼成渣依然可看

影史上没有一部系列电影能像《哈利-波特》这样,牛到让全地球人集体见证一群同类——从小到大、从天真到成熟、从单纯到复杂、从文弱到暴力的全过程,并且还能在十年内不会感到厌烦,仍然如痴如醉。即便人尽皆知,魔法妈妈罗琳的小说早就越写越糙,但在银幕面前,哈利-波特——这个名副其实的Chosen One,已然超越了人类流行文化所能想象和容忍的奇迹。因此,对于久炼成渣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必看理由依然压过了反调。

电视出身的导演大卫-耶茨,在忽悠方面的本事一直趋同于职业骗子,但他的一句肺腑之言还是与本片试映后的反馈达成了一致:“本片是《哈利-波特》系列电影有史以来,最具现实感且魔法最精贵的一部。”换句话说,当魔法解决不了天烦的时候,有些人就要华丽丽地挂彩了——本片中,哈利三人组由于没能顺利回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被迫陷入了食死徒的追杀程式中,这三个遭人疼的孩子,在麻瓜世界中挣扎着寻求生路,他们没有成年魔法师的庇护,只能硬着头皮去应对件了。

影片的开场即令观众眼前一亮,化成哈利-波特模样的6个魔法师与哈利真身分组转移,被食死徒追杀,着实刺激!包括之后的一惊一乍贯穿全片,有人夸张地指出,《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的血腥程度几乎就是一部青年版的《电锯惊魂》,伏地魔就是该死的竖锯先生。当我们望着赫敏手上的鲜血和哈利愈发沧桑的大方脸时,相信部分哈迷的心都要碎成一片片。

唱唱反调:MPAA(美国电影协会)不是吃素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之所以没有沦落到R级,是因为华纳公司到底还是有分寸的——为了大规模上映赚钱,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哈利那个小傻瓜杀红眼睛的。况且,诸如什么“越来越血腥”、“越来越黑暗”之类的宣传论调,好象从第五部《凤凰社》就开始大肆鼓吹了吧?所以我们相信,《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不会做绝,大可安睡。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的血腥指数飚升,相对应的银幕表现就是死亡更多、整体气氛被超给力的黑暗所包围,浓得化不开。

譬如,那只宠物猫头鹰海德薇和疯眼汉穆迪这次被凶残的食死徒杀死、乔治被食死徒射中耳朵造成疑似一级伤残、罗恩因复方汤剂的药效未过导致胳膊严重受伤,最恶心的是,当哈利和赫敏前往戈德里克山庄祭奠父母时,竟然看见伏地魔的魔法蛇从死去的巴希达老太婆的嘴巴里钻出,直让人想起《史前巨鳄》里河岸边出现的那颗人头。种种迹象表明,哈利的青春岁月已经不再平静而美好,他在和小女娃完成青春期的冲动之后,开始真正担负一个男人的责任,他亦让所有和自己有关的人开始慨叹生命悲催。

唱唱反调:不要指望玩命渲染黑暗和残酷就可以打动成年观众的心,《哈利-波特》系列终究只是一部儿童魔幻史。我们更愿意看到它渲染世界的美好,敦促爸爸妈妈们像十年前一样带着儿子和闺女去电影找乐,而不是儿子和闺女带着爸爸妈妈去面对假惺惺的揠苗助长经。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是整个系列电影中最为特殊的一部,因为制片方第一次将浩浩荡荡的原著小说硬拆成了两部进行拍摄,大卫-耶茨还把“黄金分割点”定在了小说的第24章。上集的最后一幕是伏地魔终于气喘吁吁地劈开了邓布利多的坟墓,夺走了他梦寐以求的老魔杖,打算完成“三合一”的宏愿。总体说来,这部上集更像是一个超级大结局的引子,专门负责吊起观众胃口,为明年的下集票房预热。而在大卫-耶茨本人看来,这部电影“更像一部公路片”,它把叙事过程设计地更为起伏跌宕,让三个孩子的遭遇更具危险性,一举打破了《凤凰社》和《混血王子》的原地踏步式的冗长节奏。

唱唱反调:任何一个具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都该看得出:《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绝对属于那种不看后悔,看了也后悔的鸡肋电影——不看后悔是因为坚持了十年,总不能错过了什么;看了后悔则是因为它依然什么都没发生,万众期待的大决战依然没有出现。于是我们可以进一步醒悟到:当年阿方索-卡隆把巨厚的第三部原著小说拍成了最短的电影,导致票房失利;现在,把小说死命拉成上下部拍摄,缘由其实又回到了好莱坞商业片的母题:圈钱。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之所以花费巨资,是因为其场景的丰富程度创造了系列之最。影片中既有伏地魔在马尔福庄园召开食死徒大会的场面,又有哈利三人组在贝壳小屋为多比安葬的画面,这两个场景在前六部中都没有出现过。而在整部电影中,哈利三人组的腿力也更加惊人——从室内跑到室外,从魔法世界到现实世界,一直在做着和穿梭有关的体力活。

根据不完全统计,本片中的场景包括了格里莫广场12号、陋居、唐克斯家、卢娜家、戈德里克山庄、以及霍格沃茨等等,主要场景每十几分钟更换一次,创造了更为登峰造极的银幕效果——大卫-耶茨之前其实并不是场景与视觉的高手,《凤凰社》中的最大场面也只不过是魔法部玻璃全部震碎的20分钟3D影像,《混血王子》更是捉襟见肘,开场伦敦索桥大战的全部漂亮画面,都被一秒不剩地剪进了预告片,令人大呼上当。现在,由于《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的预算追加,大卫终于能像克里斯-哥伦布那样闭着眼睛花钱了。

唱唱反调:大卫-耶茨的想象力究竟有几斤几两,多数观众在经历了第五部和第六部的观影噩梦之后,其实早就心里有数,之所以一直憋着没对耶茨发飚,多半还是看在《哈利-波特》经典招牌的份上。在这个视觉特效泛滥的年代,《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即使再折腾,想必也很难创造出艳惊四座的场面,这不仅仅与小说的质量有关,当然也和导演的水平有关。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在上映前的三个月,公然宣布放弃转制3D版本的计划,这是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影片最终上映的只有两个版本——普通2D版和IMAX版,纯粹的影像魅力完全不会影响电影的票房。华纳电影公司的高层十分聪明——在今年4月推出的3D大片《诸神之战》中,华纳用低劣的转制手段完成了3D版本,结果,宛若立体纸片的银幕效果遭来一片诟病。为了不再制造贻笑大方的麻烦,《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在工期吃紧、预算用尽的当口,显然不能再把宝压在3D身上,毕竟匆忙制作出来的东西万一失败,反而是自找麻烦,吃力不讨好。

此外,3D电影在经历了市场的短暂热潮后,正在逐渐降温,3D院线不仅放映成本高,票房回收率也并不理想。《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三年前曾处心积虑地制作了20分钟3D场面,结果也未赢得多少喝彩,因此如今闷声停手,值得鼓励。

唱唱反调:其实问题并不出在3D技术身上。《哈利-波特》作为华纳电影公司的看家大菜,如今却因“工期紧张”而放弃3D,在见证其诚意之外,却只能证明《哈利-波特》系列的热度正在走向强弩之末,可以预见的是,到下部公映结束后,耶茨注定会觉得自己终于完成了一个貌似永远也结束不了的任务,而非完成了一部“凤冠猪肚豹尾”的杰作。

影片开场,疯眼汉为了迷惑食死徒的追踪,施魔法让其他魔法师变成了哈利模样分批转移。国外某杂志一次专访中透露,“七个波特”这场戏拍了95次才拍好。

这场戏拍摄的十分复杂, 摄像机用特定的程序设定好,丹尼尔站在每个点进行表演,最后用电脑合成。片场的工作人员都在打赌拍摄次数,但是没有人能想到最后竟然用了95次才拍好!

最具看点的是哈利的女装扮相。据丹尼尔透露,有人称他穿女装的样子最好看,丹尼尔对此“称赞”表示很无奈。

Category:
鸭博.x x x IOS下载

Leave a Comment